主要内容
当前时间:0:00总时长:12:07

视频字幕

那么现在我们来仔细想想 我谈论的美联储的救助方案是怎样的 他们也就是想花7000亿美元 来买下这些垃圾资产中的一部分 也就是很多银行 资产负债表上的债务抵押债券 这些垃圾资产的存在成为 许多银行将要倒下的缘由 或者至少可以说是许多银行 不对外放款的缘由 我印象中 在上一集视频中曾提到过 美联储的救助方案或许可以解决问题 但即使它确实能够解决问题 本集我们会继续讲 但它仍然是一种疯狂的举动 因为如果你要购买这些资产 我们假定它们的价值为零 你花20亿来买下它们 你就给这家公司的股权持有者开了张支票 这家公司的股东就相当于获得了 过去的五年中股价上涨的所有回报 还有股息回报 以及其他的收益 然而现在突然情况变糟了 他们没有承担风险 而是由全美的纳税人来承担风险 给公司的股权投资者开了张10亿的支票 给债券投资者或者说借钱给公司的债权人 开了张10亿的支票 你们可能都听说过的一个词 道德风险 开始扩散 这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来解释人们所谈论的道德风险 这儿的道德风险有两种 其中的一种道德风险很浅显 你把支票正好开给了那群 做了错误决策的人们 债权投资者错误地把钱借给了这家公司 股权投资者错误地投资了这家公司 一方面 投资这家公司的人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风险 同时 其中的很多股权投资者也是这家公司的 管理者 他们就是真正直接投资债务抵押债券的家伙 如果你要买下全部的这些债务抵押债券 则对他们所作的错误决策就没有任何惩罚了 他们仍然拿着此前一直拿的奖金 或许他们还会保住工作 这样你也就把他们的股票价格撑起来了 这就是其中一种道德风险 另一种道德风险 则是相对细致入微一些的概念 但在某个方面来说 是更重要的 一种道德风险类型 如果在金融市场上出现某种动荡压力时 政府都会进入市场进行干预 所有的这些风险承担者 他们过去已经获得了回报 但是当风险开始导致危机时 政府出现了 并且许诺 这些人不必为他们的过失承担后果 这里的道德风险就是 在日后 人们会说我要去冒风险 因为要是时机好的话 我会挣到钱 要是碰到糟糕的时机了 过去很多次 我们都看到政府 美国政府 都会出现 对私人部门进行救助 因此 你就促成了这一道德风险 加大了将来再发生这些泡沫的可能性 因为人们不会再去关心风险了 他们会说 看这些愚蠢的家伙 他们承担了全世界的风险 购买债务抵押债券 也有人借钱给这些家伙来买债务抵押债券 他们提高了杠杆 政府却还要救助这些家伙 因此我可以冒巨大的风险 获得所有的回报 在将来 政府是会对我进行救助的 这就是道德风险的另一种情形 总之 我认为政府现在的救助计划 会导致大量的道德风险 要是能够阻止这场危机链的传导 衍生出这些道德危机也还值 要是救助之后 能够让人与人之间开始进行借贷 最重要的是 开始让钱流入实体经济 比方说把钱借给想要建工厂 或者想要买庄稼种子明年种植的人 我所听到的一个数字 我也不知道准不准确 我也不是个专家 总共有5万亿的有毒资产 在所有的这些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 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准确 但我确定的是 相对账上有毒资产的总数 7000亿只是一个非常小的部分 伯南克和鲍尔森 他们会认为 不 我们知道7000亿不能囊括所有的 债务抵押债券 即使以一定的折价来购买也难以全部买下 但是我们希望做的就是通过进入市场 用一大笔钱 带头买一些债务抵押债券 这样很可能会为债务抵押债券 创造出一个市场环境 他们谈到了反向拍卖 公开宣称准备购买1000亿的债务抵押债券 那些要卖债务抵押债券给我们的银行 开出的价格都很好 这些出价好的银行就是我们要交易的对象 这就是反向拍卖 你会接着说 我想买 谁愿意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我? 这样之后 或许会给私人部门创造利益 我们就会说 嗨 政府在债务抵押债券上 做了笔好交易 我也想买进这些资产 其他人可能想要买这些债务抵押债券了 我说这是扯淡 原因是要是其他人也会 买这些债务抵押债券的话 他们先前就买了 这件事情的本质是 当你做了反向拍卖后 当你宣称 我有1000亿 想都用来买债务抵押债券 鲍尔森和伯南克认为 这某种程度上会给债务抵押债券定个市场价格 然后这些银行就可以把这些资产计价 人们就知道它们价值多少了 这儿有两个问题 这不会形成一个市场价格 因为这种需求是虚假的 来自于政府的虚假需求 如果政府不进行干预 不可能有1000亿的 购买这些资产的需求 那么这些资产的价格会走低 第二个事是 假使政府确实花钱买了这些资产 但是人们意识到 政府进行反向拍卖买下的20亿债务抵押债券 实际上只值5亿 这些债务抵押债券是人们争相摆脱的资产 可能偿付能力很强的人会买进这些资产 因为这些资产还不会使他们达到破产的境地 要是它们真的只值5亿 那么其他的银行 持有同样债券的银行 会把20亿的债务抵押债券 减记到5亿 这时候它们的股权就会完全消失 连锁反应又将继续 因此 我不跟着政府买是基于两点 一是 我认为它并没有形成一个令人信服的 真正的市场价格 我也认为它不可能突然吸引 任何人跳进这个市场 坦白的讲 要是有人觉得这是一笔好交易 有很多很多精明能干的投资家 他们对这些资产的了解 实际上要比财政部多得多 如果他们都认为这是笔不错的交易 我保证他们肯定会出资购买 肯定会进行他们认为的这笔不错的交易 接着持有至到期 那就有现金了 我觉得人们意识不到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许多人都在场外持有现金 持有国债 他们并不想投资这些资产 因为这是糟糕的交易 人们都在寻求好买卖 但这些资产很可能不值多少钱 甚至一文都不值 那么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吗? 这儿有一种 许多人在四处嘲弄的方法 他们说 政府为什么不直接参与进来 而不是买下这些债务抵押债券 只是开支票给那些 害我们陷入这种处境的人 为什么不买下这些公司的股票呢? 所以我们来谈谈 涉及主权财富基金的这种情形 主权财富基金参与进来了 它们投入30亿的股权资本 也就是投进了30亿的现金 然后这家公司就可以 用这些资金来偿还债务了 坦率的说 这种想法并不疯狂 我仍然说它 并不是个好主意的唯一原因是 你只是稀释了原来股东的股份 但如果所有者权益为零 或者所有者权益是负的 会怎样? 假设这些资产的价值为零 20亿的债务抵押债券价值为零 那么这家公司就资不抵债了 你有30亿的资产 40亿的债务 净资产就是负的10亿了 也就是说股票没有任何价值 公司股票的每股真正的价格应该是 如果我们不考虑公司对债务是有限责任的话 公司正确的市值应该是负10亿 那么你为什么 还以正的价格买下这些股票呢? 在这些资产的真正价值为零的情形下 政府买下很多股份 注入大量资本 能够拯救这家公司 也能惩罚到这些股权持有者 因为公司发行的股份原来只有5亿股 现在你自己就有20亿股 如果某人先前持有该公司100%的股份 那么现在就只占20%的股份了 美国国际集团就是这样的情况 你可能会说这种方法不错 但是政府仍然只成功了一小部分 老实讲 如果政府要这么做 我认为得让风险回报变得合情合理 因为如果政府把资金注入到这些银行 举个例说吧 假定现在有5亿股的股份 政府说 我们要对这家公司注资40亿 我们要给它40亿的现金 我们称为40亿的股权资本 让前后对比显得更强烈点 假定政府想要100亿股股票 支付价格是每股0.4元 然后这儿就有100亿股股票了 这是100亿股 我们总共就有105亿股股票了 事实上对我来说还不算太糟 公司有40亿的现金 30亿的其他资产 现在这些债务抵押债券可能一文不值了 现在不管怎样 这家公司不会倒闭了 它有40亿的现金 40亿的负债 它可以用注入的股权资本来偿还债务 那些本应资产受到损失的人 确实也遭到些损失 因为那些股权持有者 过去是持有100%该公司的股份 即持有全部的5亿股股票 现在他们的持股比例是多少呢? 只持有公司的1/21了 他们的股份从100%被稀释到 不到5%了 这可能是一种公平的解决方法 尽管如此 我仍会说 在这种情形下 你救助了那些借钱给这家银行的债权人 他们把钱借给某个机构 他们应该对借钱的这个公司非常了解 他们持有了这些有毒资产 他们向这家机构收取利息 正当这家机构要破产的时候 政府注入一笔股权资金 也就是接管了这家公司 成为政府的一部分资产了 因为政府现在 拥有这家公司90%多的股份了 偿还了债务 那么我还是会说 这会有某种道德风险 因为在将来 虽然股权投资者会继续得到惩罚 但是你仍会把钱借给某家美国的银行 因为你会说 当情况很糟的时候 美国政府 会入市对银行进行救助 通过买股本的方式 因此你不会关心价格和风险是否恰当 但如果要是这样能重新开启借贷市场 人们开始借钱给农民 或者要建工厂的家伙 这样做 倒还有价值 实际上 在我看来 如果政府关心的不是这些银行 而真正关心这一拨人 需要借款的农民 或者需要借款建厂房的人 为什么它不把这7000亿 用来创建一个基金 直接把钱投入到实体经济 直接投入到“布衣街”上 为什么不让所有的这些行将倒闭的银行 破产呢? 它们会重新回来的 而且会变得精简 更有效率 也会采取适当的风险措施 每个人都会恰当地受到惩罚 那么在下一个周期来临时 就不会有所有的这些道德风险了 你把这7000亿直接借给 农民和要购建固定设备的公司 及其他人 当然 这仍然会存在道德风险 这会变得高度政治化了 你把这些钱具体借给谁 等等 或许到时候你会进行反向拍卖 但是底线是 如果政府确实是在关心 普通大众的话 他们不应该用那种间接的方式使用这7000亿 他们应该把钱直接借给普通大众 好了 下节课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