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救市 4:按模型定价与按市场价格定价

视频字幕

在过去的几集视频中 我们一直关注着A银行的资产负债表 我们假设它的资产有这些 其中我们特别关注的一项资产是 账面价值40亿的房屋抵押债券 不管怎么说 账面总资产是260亿 至少从资产负债表 的账目上来看 它的资产是260亿 它的负债是230亿 因此 260亿的资产扣除230亿的负债 就可以得到所有者权益的账面价值 如果你觉得该公司 资产负债表上的数据可信 那么该公司的净值(所有者权益)是30亿 股东所享有的价值是30亿 他们拥有这部分股权 假设一共是有5亿股股票 则每股的账面价值是6元 在上集视频中我们提到 如果市场中实际以12元每股的价格进行交易 假设股票的交易是在投资者之间进行 记住 也就是所谓的二级市场 股票交易市场 大多指的是两个人之间的交易 这两人都与公司无关联关系 仅仅是进行该公司股票的交易 并不是在与该公司进行交易 由于该公司会时不时地参与交易 因此市场上的股票价格有着重要的参考作用 但在大多时候 你每天所能看到的报价 仅仅是两个独立的交易者之间 进行交易所产生的报价 可能是你和我 我有一个电子交易账户 你有一个嘉信理财账户 恰好是我俩在交易股票 在那一瞬间 我们达成了某个价格 而不论A银行的价值到底是多少 因此 如果说市场上给每股的定价 是12元的话 所有者权益的市场价值就是60亿 至少在那一刻 市场上 或者说市场上刚刚在交易这些股票的人们 认为 不不 我并不觉得 这家公司的所有者权益只有30亿 它实际上是有60亿的 或许是因为它有很多价值巨大的品牌 类似于某个人的魅力和美貌 不能在资产负债表上量化出来 或许是因为某项资产超过账面上记录的价值 或许是因为上次进行资产负债表的减记后 那些资产又升值了 也有可能是上次的资产评估之后 就升值了 接着我们来看看另一种情形 这跟当今世界上的实际情况 非常相近 如果市场上的价格 低于账面的价值呢? 也就是假设在市场上 该股票的交易价格是每股3元 每股3元 乘以5亿股 所有者权益的市场价值就是15亿 这个就是我之前在这写的 所有者权益的市场价值 这个时候 市场上的反应又是怎样的呢? 或者说此刻在市场上买卖该股票的人们 又是怎样的反应呢? 他们会觉得说 好的 A银行 你说你的资产减去负债 是30亿 但我并不相信 我觉得你的所有资产减去负债仅仅只值15亿 我们无法读懂他们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或许是 他们觉得实际资产偏少 也可能是实际负债偏多 假设我们也读不懂他们是怎样想的 他们可能和你们一样 会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 我觉得你们想的应该是框框这儿吧 我觉得这堆资产并不值40亿 仅仅只值25亿 那么如果这堆资产价值是25亿的话 总资产又是多少了呢? 也就是少了15亿的资产 那么总资产就只有245亿了 可能现在有点乱 如果该股票的市价是3元 3元每股 因此可以说所有者权益的市场价值是15亿 我们并不知道市场是怎样作出此判断的 他们如此认为可能是觉得 这堆资产并不值40亿 仅仅值25亿而已 他们觉得价值要少15亿 如果快速变现的话 价值25亿 接着把所有的资产加起来 如果我算的是对的话 245亿 减去230亿 得出的15亿便是所有者权益的市场价值 就称之为市值吧 该公司的市值是15亿 这就产生了个有趣的问题 人们是怎样判断-- 或者说银行自己是怎样 判断这些资产值多少的呢? 特别是 这些债务抵押债券的价值 这儿有多种方式来进行评估 经济学理论中有不同学派 可以对此进行解释 你可以把愿意支付的价格放在这 也许最初银行在购买它们的时候支付的40亿 那时房地产市场只可能上涨 或者人们认为会上涨 这些债务抵押债券看起来 是非常好的高收益工具 基于以上的假定 银行会说 我愿意以40亿的价格来购买它们 他们因此认定的账面价值就是40亿 也不再考虑重新评估它们的价值了 就是以其成本40亿作为入账价值 接着人们就有充分的权利 来质疑这一数值 他们很可能会说 值40亿简直就是在胡说 从那时起 我们就道房地产价格就会下行 尤其因为这是风险最大的一部分债务抵押债券 即使在只有一小部分的房屋抵押贷款发生违约时 它们的价值也可能全部损失掉 作为银行的首席财务官或首席执行官 你完全有动机不把真实的价值记录在这 因为你想支撑公司股票的股价 因为你在公司拥有很多的期权 同时股价的高低也是对你的一种评估 不管怎么说 也许我会做关于激励机制的视频的 这是一种解释 我的电话响了 我过会再回吧 我现在正讲的有劲 没法来接电话 我需要把我的精力放在这 这只是一种解释 即以成本作为价值评估基础 接着我将介绍一些你们常在财经新闻中 听到过的词汇 我要说 按模型计价 同时我大脑中出现的是 按市价计价 按模型计价 也就是我将标出这些资产 然后根据我建的模型 来评估这些资产的价值 我雇了一群来自全世界最好的学校的博士 其中有研发火箭的科学家 他们能够把人送到月球上去 他们通过作一些假设 设计出精致的计算模型 通过模型 可以计算出这些资产的价值 他们会把人们的行为模型化 把多少房屋抵押贷款会发生违约 都进行模型化 由所有的这些数据得出一个数值 或许由此计算出它们值30亿 如果在任何时候发生了这种情况 公司实际上是不得不对资产进行了重新评估 他们可能会说 这块资产并不值40亿 我们将对它进行重新评估 我们将做一个资产减记 当银行在报告收益时 你会经常听到这个 我们做了资产减记 我们之前认为的那40亿资产 可能只是最初我们对它支付的价格 通过新的假设代入模型 这就是所谓的盯模(按模型计价) 通过把新的假设条件代入模型 计算出现在这项资产是30亿了 因此我们将作10亿的资产减值 从40亿元进行减记 40亿是原始的账面价值 可能也是用过去的假定条件代入模型计算出来的 现在条件变了 立刻 你仍然会对此进行怀疑 因为这次 又是基于你是否相信他们自己所做的报告 当然 他们可能用心良苦 但是这个价值 是在交易日闭市之后 通过代入条件到模型计算得出 坦白的讲 我一点也不关心你的模型是多么精致 到底是由多少博士设计出来的 在交易日闭市之后 你总是能够通过自己所做的条件假设 来操纵这个数值 同时 就你所做的假定 根本没有市场透明度可言 因此这个数值很可疑 但可能要好过所猜测的40亿 特别是 当他们进行了资产减记时 我稍后将做一整集视频来讲解资产减记 你可能也会对于他们一直在采取减记产生疑问 为什么他们的模型中要不断的代入 更加悲观的假设条件呢? 他们也许是在争取时间 可能在他们第一次运用模型时 他们本应得出的结论是一文不值 这种情况下 他们的所有者权益也会变为零 因为如果这部分资产价值为零的话 他们的总资产则只是220亿了 总负债仍为230亿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净资产为负了 同时意味着他们资不抵债了 应该申请破产了 但他们并不想这样做 他们并不想 为公司沉沦到这个地步负责任 因此他们不会在第一时间承认 这部分资产已经一文不值了 他们可能会说 它们并不值40亿了 但还值30亿 然后他们就会进入资本市场 试图筹集更多的资金 对此我只做一小点点的解释 因为我知道这解释起来会非常复杂 这就是按模型计价 你们已经听过无数遍了 它并不是一个花哨的概念 模型本身会比较花哨 这就像 我自己做一些假设条件 然后计算出它们的价值 正如你能想象的 用这些假设条件来计算资产价值 不是最可靠的 另一种方法是 按市价计价 本质上来讲它是指 如果这种资产工具在一些市场上进行着交易 假设是这些债务抵押债券 至少过去是这样 它们在一些市场上被交易着 这个时候就是你们在支配着市场价格 可能我有10亿份这样的债务抵押债券 市场上的价格是每份债务抵押债券1.5元 我只是在编造数字 在这种情况下 这些资产的市值就是15亿 因此如果以市价来计价的话 这个数字就不得不改成15亿了 此时你需要再做一笔资产的减记 为什么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做呢? 我认为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 我会告诉你们为什么银行不愿如此做 首先 在一些市场上 根本没人想购买这些资产 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它一文不值 因此这些资产的买卖就会在市场上消失 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在出售这些资产 他们通常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该资产 表示忧虑的时候出售 因此就会出现减价出售的报价 人们就会认为 此时的市场价格 就不能反应这些证券的真正价值 他们认为那一少部分人 是出于悲观的情绪进行的交易 因此 本来价值15亿的债务抵押债券 其市场上显示的价值并不准确 所以 这些公司会说 不 我是不会承认市场价值的 指市场不能准确告诉我它的价值是多少 可能同样是这些人 在过去的30年曾经说过 让市场决定一切吧 我每年能赚2000万 因为我是资本家 同时我也承担了风险 我应该得到这么多的报酬 也正是同样的一群人 他们非常的嘴硬 这个时候说 不要相信市场价格 因为现在市场运行失灵了 我们的博士们是对的 如果你好好想想 这是一种非常共产主义的思维方式 因为 共产主义政府 不相信市场 他们确信能够雇到 最聪明的人 例如 来自邻国的博士们 实际上是让他们来干预市场 并决断哪儿出了问题 根本不让市场来自行决定价格 我还是不要动怒了 这可能会影响到你们 反过来也会让你们感到生气 虽然我觉得只是在了解相关知识 你们也可能因此而动怒的 总之 这就是所谓的 按市价计价 我意识到 这次由于我的激动 我又超时了 下节课再见 接下来 我们还会学习各种概念的 细微差别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