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杰内大清真寺

杰内大清真寺,马里,1907年(图片来源:Mark Abel,CC BY-NC-SA 2.0)
杰内大清真寺不仅是非洲奇观之一、世界上最独特的宗教建筑之一,更是当今马里最璀璨的苏丹-萨赫勒式建筑(结合了苏丹和西非萨赫勒草原地区的建筑风格)。它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泥土建筑物,它的雄姿让所在城市杰内显得如此渺小,我们远远地就能感受它的雄伟壮观。这座高耸的清真寺与该地区林立的低矮土坯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杰内古城建设于公元800年至1250年间,后发展为最大的商贸、文化和宗教交流中心。13世纪初期,伊斯兰教在该地得到广泛传播。不久后,杰内大清真寺成为当地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在政治上对当地居民和包括法国(于1892年殖民占领并统治马里)在内的殖民势力具有重要意义。几个世纪以来,这座清真寺既是马里的宗教、文化和居民活动中心,也是一年一度的 大清真寺抹灰节 (Crepissage de la Grand Mosquée)的举办场地。
杰内大清真寺,马里,1907年(图片来源:herr_hartmann, 
CC BY-NC 2.0)
我们今天看到的杰内大清真寺,是它第三次重建的面貌,于1907年完工。据传说,最初的大清真寺建造于13世纪。当时,杰内古城的第26任统治者,同时也是第一位穆斯林苏丹(即穆斯林国家对统治者的称号)Koi Konboro决定利用当地的材料和传统技艺,在城内为穆斯林建造一个礼拜场地。他的继任者们后来为这座清真寺新建了两座塔楼和主建筑的围墙。几个世纪以来,清真寺建筑群持续扩张,据说到了16世纪,寺内可容纳杰内一半的人口。

最早的大清真寺及其重建历程

关于重建前的大清真寺,最早的欧洲文献记载来自于法国探险家荷尼·凯利(René Caillié)撰写的游记《廷巴克图和杰内的航海日志》Journal d’un voyage a Temboctou et à Jenné)。游记详细地记载了最初兴建的大清真寺的结构。1827年,凯利前往杰内游玩,此时最初兴建的大清真寺尚未化为废墟,凯利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个目睹其真容的欧洲人。他的游记里写道,由于缺乏维护,大清真寺已经受到严重损坏。在萨赫勒地带,即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热带稀树草原的过渡地带,与大清真寺类似的土坯房和泥建筑都需要定期重抹灰泥,通常每年一次。否则在雨季,雨水会对这些建筑物的外围墙体造成侵蚀损坏。通过凯利的记载,我们可以推测,他到访杰内时,清真寺很有可能已经好几年都没被重抹灰泥;再加上每年的雨季,墙体的灰泥和泥砖已经被雨水洗刷和磨损。
据凯利所言,第二次重建的大清真寺修建于1834至1836年间,替代了原先千疮百孔的清真寺。我们可以从法国记者菲力·杜布瓦(Félix Dubois)所画的图稿中对此领略一二。1896年,也就是在法国征服了这座城市的三年后,杜布瓦根据他对旧清真寺残迹的调查,发表了一个清真寺的详细图稿。
菲力·杜布瓦“修复后的旧清真寺”, 《Timbuctoo the Mysterious》 (伦敦:William Heinemann, 1897),第157页。
杜布瓦所绘制的清真寺(左)比今天我们看到的更加小巧。根据这些图画可以推测,复建的大清真寺比之前规模更大,更具重要性。同时,它还有众多低矮的宣礼塔和等距的支柱。
我们现在看到的大清真寺,也就是该城第三次修建的清真寺,于1907年完工。有学者认为,1892年,法国人在占领这座城市的同时,开始建造这座清真寺,但没有相关殖民文献能够支持这一说法。后来的学者认为,是当地的泥瓦匠行会建造了这座清真寺。在建造过程中,法国殖民当局带来并强迫邻近地区的村民参与劳动,乐手也被勒令打鼓和吹奏长笛,以陪伴并激励这些劳工。包括泥瓦匠在内的劳工们混合大量的泥、沙、米糠和水,制成了现在这座清真寺所用的砖。

现今的杰内大清真寺

清真寺顶部(细节),杰内大清真寺,马里,1907年(图片来源:un_photo,CC BY-NC-ND 2.0)
我们今天看到的大清真寺在平面中呈直线型布局,部分建筑被外围墙体包围,其土制屋顶由巨大的柱子支撑着。
红色圈起部分是鸵鸟蛋(细节),
杰内大清真寺,马里,1907年(图片来源:un_photo,CC BY-NC-ND 2.0)
在清真寺的屋顶,有一些通风口,用赤陶帽盖着(见上图),这样尽管烈日高温,室内也能保持空气清新。从清真寺的正面望去,耸立着三个宣礼塔和密密麻麻的壁柱,形成颇有规律的外观布局(见下图)。
每座塔的塔顶呈圆锥形,顶尖放置了鸵鸟蛋,在马里地区这象征着繁荣与纯洁。外墙上的木梁既有装饰的功能,也起到了加固的作用,还能在每年的 大清真寺抹灰节 期间充当人们的脚手架。与前人所绘制和描述的早先的大清真寺相比,现今的大清真寺有不少创新的元素,比如为女性保留了特别庭院,以及用土制柱子为两位当地宗教领袖的墓穴搭建了入口。
清真寺外观(细节),杰内大清真寺,马里,1907年(图片来源:lhhais,  CC BY-NC 2.0)

大清真寺抹泥

到了一年一度的 大清真寺抹灰节,全城的人们都会来到这儿,为大清真寺的外墙抹灰。他们把黄油和细粘土混合揉捏成灰泥, 所用细粘土来自邻近的尼日尔河以及
室内景观,杰内大清真寺,马里,1907年(图片来源:UN Mission in Mali,
CC BY-NC-ND 2.0)
巴尼河的冲积土。像过去一样,混合搅拌这些建筑材料的工作由男性负责,女性为搅拌物中添水,乐手们则在大家劳动时演奏音乐。老年人们也会出席活动,坐在梯状斜坡上,为正在劳作中的年轻人们提供建议,而年轻的男孩们最懂劳逸结合,在劳动中边跑边唱,上蹿下跳。
多年来,有人多次尝试改变这座独特的清真寺的特色及其年度节日的性质,但都遭到了杰内居民们的拒绝。例如,有人企图阻止 大清真寺抹灰节 中的音乐演奏;还有外国的穆斯林投资商表示愿意重建大清真寺,使用混凝土和瓷砖以代替沙质地板。杰内人通过不懈努力,保护当地的文化遗产,保留了大清真寺与众不同的特色。1988年,当地居民执着的坚守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杰内大清真寺和杰内古城都被列为世界遗产。
Elisa Dainese 博士 著

背景故事

杰内地区有许多重要古迹,杰内大清真寺只是其中之一,其它的还包括考古遗址Djenné-Djeno,Tonomba和Kaniana。它们都以其土建筑而闻名,但正如上文所提到的,这些土建筑需要当地居民持续的维修与保养。
杰内独特的土建筑非常容易受到环境恶化的影响,尤其是洪水,毕竟杰内城傍水而立。2016年,倾盆大雨带来肆虐的洪水,摧毁了一座建于16世纪的古宫殿,还严重损坏了大清真寺的柱子。除此之外,现在需要面对的还有在古遗址上建造新楼、废物处理基础设施不足等一系列问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其他机构对修复杰内河岸表示支持,以免该地区遭受洪水侵袭。杰内的四个考古遗址现已正式成为国有财产,免遭城市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然而,对杰内古迹的维护仍然力不从心。自2012年马里北部冲突以来,政府在保护、维护和监测这些古遗址等各方面所拥有的资源非常有限。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意识到,外部对此的资助资金不足。据教科文组织称,这些资助者对马里的另一个城市通布图(Timbuktu)表现出更大的兴趣。2012年,通布图的几座古陵墓和一座清真寺遭到恐怖分子的肆意破坏
杰内目前的状况表明了一系列影响世界遗产的复杂因素,包括武装冲突和国内动乱、环境威胁、城市发展以及各机构之间缺乏合作等等。这些因素都会为诸如大清真寺的古迹带来厄运。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保护古遗产的重要性和挑战性,不仅是杰内,也是全球需要意识到的。
背景故事由Naraelle Hohensee博士撰写
更多资料: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