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白南准,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

作者:蒂娜·里弗斯·瑞安(Tina Rivers Ryan)
这里观看视频
白南准(Nam June Paik),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1995年,51个频道的音像装置(包括一个闭路电视信号),定制电子产品,霓虹灯,钢与木头;色彩,声音,约15 x 40 x 4 英尺(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 © 白南准个人财产
白南准(Nam June Paik),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1995年,51个频道的音像装置(包括一个闭路电视信号),定制电子产品,霓虹灯,钢与木头;色彩,声音,约15 x 40 x 4 英尺(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 © 白南准个人财产

迈入“电子高速公路”

洛克菲勒基金会是最早支持包括电视和影像形式新媒体艺术家的机构之一,1974年,艺术家白南准向该基金会的艺术项目提交了一份报告。标题为“后工业社会的媒体规划——距21世纪仅剩26年的时间(Media Planning for the Post Industrial Society—The 21st Century is now only 26 years away)”,这份报告认为媒体技术将在美国越来越流行并将被应用于解决紧迫的社会问题,例如种族隔离、经济现代化和环境污染。根据先例,白南准的报告预测了他称为“宽带通信网络”——或“电子高速公路”的出现——不只包括电视和影像,还有 “录音带、电传、数据汇总、大陆卫星、微型天线、私人电台、最后是激光频率上的光纤。” 而正如他所预言,1990年代,白南准的“信息高速公路”概念已经与当时兴起的新电子通信“万维网”相呼应了起来。

从音乐到激浪派

白南准很好地理解了媒体技术的发展:在1960年代他是运用电视技术作为艺术媒介的先驱之一,被冠以 “影像艺术之父” 的名号。他于1932年出生于首尔,在东京上大学的时候学习作曲;最终前往德国,希望能够见到当时的知名作曲家。1958年,他见到了John Cage,并很快加入了由Cage的学生George Maciunas领导的先锋激浪派小组。
以Cage的作品作为范例,很多白南准的激浪派作品都打破了公众对于音乐作曲或者表演的认知。这种不恭的精神也影响了他对电视的使用。白南准对电视的关注始于1963年,彼时他在德国伍珀塔尔(Wuppertal)的帕拉纳斯美术馆(Galerie Parnass)举办了首次个人展览“论音乐——电子电视(Exposition of Music—Electronic Television)”。白南准通过将电视机分别摆放在房间地板上成为了第一个被后来称为 “影像艺术” 的艺术家,并将我们的注意力从屏幕上的内容转移到了媒介形式本身。

影像艺术之父

白南准于1964年迁往纽约,这是他与市井艺术界接触的开始。1965年,白南准开始与大提琴家Charlotte Moorman合作,后者在很多年中都愿意扮演他的电视雕像;白南准还在第57街的博尼诺画廊(Galeria Bonino)进行了单人表演。在其中,他展出了改装过的或“提前准备好”的电视机,这打乱了传统的电视观看体验。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磁铁电视,这个作品将一个磁铁置于电视顶上,将图像扭曲成了抽象的发光图案。
白南准,磁铁电视,1965年,黑白电视改装与磁铁(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 白南准个人财产
白南准,磁铁电视,1965年,黑白电视改装与磁铁(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 白南准个人财产
我们听的最多的故事是,同年10月4号,白南准购买了美国第一个商用便携式视频系统——Sony Portapak,并立即用它记录了教皇保罗六世对圣帕特里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的到访。当晚,白南准在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的一家名为au Go Go的咖啡馆展示了录像带,开创了一种新的影像艺术模式,该模式并非破坏或改变电视广播,而是以录像带的可能性为基础。1969年,在纽约霍华德·怀斯美术馆(Howard Wise Gallery)举行的名为“电视作为一种创造性的媒介(TV as a Creative Medium)”的群展代表这些倾向演变成了一种新的运动。该展览包括了白南准的一件由互动电视组成的作品,同时也是他与Moorman的另一项合作的首次公演。

电视作为一种创造性的媒介

对于白南准和其他早期使用影像的艺术家来说,这种新的艺术媒介非常适合我们日趋电子化的现代生活。与用胶片录制相比,它使艺术家可以更快地创建运动图像(因为底片显影需要时间),但和胶片不一样的是,人们可以使用更改视频电子信号的设备“实时”编辑影像。(白南准作为先驱,于1969年与工程师Shuya Abe一起创建了自己的影像合成器。)此外,因为摄像机记录的图像几乎可以瞬间传输到监视器上观看,人们可以在电视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实时”画面,甚至可以与自己的电视图像互动,进行 “反馈”。在未来的几年,全球卫星广播的出现使电视成为即时全球通讯的媒介,电视的参与度将被通过双向有线网络重新定义。
白南准,电视花园(TV Garden),1974年 ( 图片为2000年的版本),彩色电视与实况转播影像装置(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 白南准个人所有
白南准,电视花园(TV Garden),1974年 ( 图片为2000年的版本),彩色电视与实况转播影像装置(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 白南准个人所有
随着电视从1960年代后期开始不断发展,白南准探索了从画廊、博物馆和新兴的实验电视实验室的内部外部体制框架颠覆它的方法。他在这个领域的主要项目包括 电视花园 (1974)——在博物馆的植物中嵌入电视机组的作品(见上图);早上好,Orwell先生(1984)——一个通过卫星协调来自世界各地的实时直播的广播节目。在这些和其他的项目组,白南准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目标是反思我们如何与技术互动,并构想这样的新方法。近几十年来他在自己作品的许多回顾展,其中包括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在2012年举办的展览中,都曾谈到他的思想与当代艺术的联系变得越来越紧密。

电子国度

白南准,V-yramid(局部),1982年,影像装置,彩色,有声,包含40组电视装置(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摄影:Mark B. Schlemmer,CC BY 2.0) © 白南准个人财产
白南准,V-yramid(局部),1982年,影像装置,彩色,有声,包含40组电视装置(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摄影:Mark B. Schlemmer, CC BY 2.0) © 白南准个人财产
1980年,白南准建立了巨大的,包含数十个甚至数百个电视屏幕的独立式结构,搭建成了像金字塔一样的标志性形状,这就是作品 V-yramid (1982)。对于199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来说,白南准通过马可波罗的视角创作了一系列有关东西方文化之间关系的作品;白南准与另一位代表德国的艺术家Hans Haacke一起获得了著名的金狮奖。其中,电子高速公路 是一堆高耸的电视,可同时播放多个不同种类的影片(其中一个是John Cage的作品)。两年后,他重现了 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将300多个电视屏幕放到彩色霓虹灯做成的美国地图中(见页面顶端以及下图的细节)。该作品长约40英尺,高15英尺,是对美国本土和文化轮廓的丰富记录:在每个州内,屏幕上都会显示与该州相关的独特视频片段。例如,爱荷华州(每次总统选举开始的地方)会播放各种候选人的旧新闻镜头,而堪萨斯州则播放绿野仙踪
细节,白南准,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1995年,51个频道的音像装置(包括一个闭路电视信号),定制电子产品,霓虹灯,钢与木头,色彩,声音,约15 x 40 x 4 英尺(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 © 白南准个人财产
白南准,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1995年,51个频道的音像装置(包括一个闭路电视信号),定制电子产品,霓虹灯,钢与木头,色彩,声音,约15 x 40 x 4 英尺(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 © 白南准个人财产
霓虹灯网络既对各州作了明确界定,也将各州联系了起来,它与20世纪50年代在经济和文化上统一了美国大陆的州际“高速公路”网络遥相呼应。然而,尽管高速公路为人们和货物从一个海岸到另一个海岸的运输提供了便利,但霓虹灯表达的意思是,现在使我们团结在一起的不是大量的运输,而是电子通信。得益于1990年代开始流行的电视屏幕和计算机以及互联网光纤(以光的方式传输信息),我们大多数人可以随时随地访问同一信息。电子高速公路:美国大陆,阿拉斯加,夏威夷这一作品自2002年以来一直收藏于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并已成为美国信息时代的标志。
人们通常认为白南准的作品是在描述这一事实,即“电子高速公路”使我们能够跨越传统界限彼此交流并相互理解,这件特别的作品也提出了一些关于该技术如何影响文化的问题。例如,作品的实际规模和同时剪辑的数量难以包括所有细节,这导致出现了我们称为 “信息超载”的情况,而且 霓虹灯的静态亮度和屏幕的动态亮度之间的视觉张力也指向了国家和地方信仰准则之间存在的类似紧张关系。
该文章由Tina Rivers Ryan撰写

进一步了解

Melissa Chiu and Michelle Yun, eds., Nam June Paik: Becoming Robot (New York: Asia Society Museum, 2014).
John G. Hanhardt and Ken Hakuta, Nam June Paik: Global Visionary (Washington, D.C.: Smithsonian American Art Museum, 2012).
John G. Hanhardt and Jon Ippolito, The Worlds of Nam June Paik (New York: Guggenheim Museum, 2000).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