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朱莉·梅雷图(Julie Mehretu),视距(Stadia II)

Julie Mehretu,视距 II ,2004,油画和丙烯布面画,108 x 144英寸(卡内基艺术博物馆Carnegie Museum of Art,匹兹堡)© Julie Mehretu

开幕 / 仪式

在观看 视距 II 时,首先尝试将黑线与构图的其余部分隔离开。 这种离心式结构会让您想起运动场,圆形剧场或歌剧院吗?又或许会想起议会大厅? 它可以象征上述所有你所想到的,这样就广泛地援引了我们在上述空间中作为个人和集体的经验。 对于Mehretu而言,建筑环境为人们提供了集会、抗议、祈祷和暴动的场所。
现在,试着想象自己在大型体育场内观看重要体育锦标赛,例如FIFA世界杯或奥运会。 人群表现如何? 他们会用什么样的音量,喊出什么类型的标语或口号? 想象一下配套的服装和观众涂着球队颜色的面孔,或是他们挥舞在头顶上的旗帜和横幅。
Julie Mehretu在她的意义深远的画作、壁画和纸上作品中,用抽象的形式和个人符号覆盖了城市环境的建筑平面图、示意图和地图。由此产生的构图传达了当今全球化世界的活力与混乱。 视距 II 是2004年创作的三联画的一部分,探讨了艺术、体育和当代政治世界中发生的民族主义和革命等主题。
重新凝视这幅画,观察漂浮在作品建筑骨架上的各种颜色碎片。场景无论多么抽象,都可以轻松地代表我们对运动场的观感。 小圆圈、圆点和井号在整个构图中心的开放空间中漂浮,类似于标志着获胜团队的胜利(又或者是幸运的政治候选人在选举日获得的胜利)喷发的五彩纸屑。
Julie Mehretu,视距 II,2004年(局部)
留意那些穿插漂浮在上部的较大的圆形、三角形、立方体和平行四边形。不同于肆意发挥,这些图形元素基本可以构成世界上任何国家国旗的设计图案。例如,沿着画布的右上边缘排列的红色和蓝色条纹尽管不是一模一样,但看上去却类似于美国国旗。我们还可以发现公司商标和宗教符号散布其中;Mehretu有意将这些形式与常用的宣传方式进行了类比。
最后,观察从较低和中心区域升起的像烟柱一样的灰色油画痕迹。体育场和大型建筑可以代表胜利、自豪和庆祝,但它们也是轰炸和恐怖行为的共同目标,而炸弹和恐怖行为通常是由相当程度的激进和意识形态狂热所激发的。

过程

Mehretu的工作过程始于将地图和图表投影到工作的空白表面上。这些艺术家在空白表面创作出的痕迹和哈希标记,最终成为作品共有的特色。第一层涂有丙烯酸和二氧化硅混合物,用来将画作密封在透明的底面下。干燥后,该底面本身会覆盖有更多的图形和照片,这些图形和照片又成为了构图的一部分。
这位画家形容她的最终作品包含“层次分明的构造地质(……),对象本身埋藏其中,就好像化石一样。” *这种独特的瞬时性是对仍然影响当代生活的过去文化时代的历史、记忆以及遗产的隐喻。

乌托邦式的抽象

尽管民族主义、体育和全球政治是作品的切入点,但Mehretu也认为这些主题是艺术史上的先例。
Julie Mehretu,视距 II,2004年(局部)
看一下侧面边缘的橙色菱形,上方穿插的黑色四边形或顶部边缘处的动态红色“ X”。 这些线条和形状无疑是对二十世纪初俄罗斯建构主义和包豪斯运动以及亚历山大·罗德琴科(Alexandr Rodchenko),卡西米尔·马列维奇(Kasmir Malevich),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和瓦西里·康定斯基( Wassily Kandinsky)等艺术家的明确引用。
Mehretu一直在探索现代主义艺术史中,对革命和乌托邦政治进行抽象表现的方法,“我(……)对康定斯基在《伟大的乌托邦》一书中所说的感兴趣,当时他谈到,仅仅出于必要的抽象指代,我们所构建的空间就会不可避免地被挤压和/或爆裂。所以,对我来说,竞技场、圆形剧场和体育场都是完美的隐喻性建筑空间。” 它们既可以代表体制的组织性的贫瘠,也可以代表革命和群众集会的“混乱、暴力和无序”。
El Lissitzky,Proun,1922-23(Entwurf zu Proun, S.K.),水彩,水粉、印度墨水、石墨、蜡笔和抛光纸上的清漆,8 7/16 × 11 3/4 英寸/21.4 × 29.7 厘米(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

全球网络

由于Mehretu的作品是由多层图形及底面构建的,因此,视距II 的颜色、形状及平面类型看起来像是悬浮在两个表面之间,并且看上去像是围绕轴在旋转。作品的多样性涉及交通方式、风和水流、迁徙、过境和旅行。
在描述运动模式时,Mehretu一方面强调了物体在国家空间(或数字化空间)之内和之间的军事化,另一方面,也承认了世界似乎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运动。然而,尽管她的作品有时令人眩晕,令人迷惘,但我们仍有机会反思这种相互联系的潜力和重要性。
Mehretu出生于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曾住在密歇根州、罗德岛和塞内加尔达喀尔市,现居纽约市。
该文章由Allison Young撰写
*Julie Mehretu, quoted in Thelma Golden, “Julie Mehretu’s Eruptive Lines of Flight as Ethos of Revolution,” in Julie Mehretu: The Drawings, ed. Catherine de Zegher and Thelma Golden, New York, NY: Rizzoli, 2007.
**Julie Mehretu, “Looking Back: Email Interview between Julie Mehretu and Olukemi Ilesanmi, April 2003” in Drawing into Painting, Minneapolis, MN: Walker Art Center, 2003: 13-14.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