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与狼共枕》(Lying with the Wolf)

奇奇·史密斯,《和狼躺着》,2001,纸上墨水铅笔画,88 x 73英寸 ©奇奇·史密斯
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和狼躺着》,2001,纸上墨水铅笔画,88 x 73英寸(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Kiki Smith
这幅精致且规模宏大的纸上作品描绘了一个裸体女性和狼亲密地躺在一起,这幅画展现了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探索的几个主题的融合。该作品以人与动物之间的联系为特征,不仅展现了史密斯对自然世界的着迷和崇敬,而且还表现了她对宗教叙事和神话,西方艺术中的成形历史,以及当代女性家庭观念,精神向往和性认同的浓厚兴趣。
和狼躺着》是在2000年至2002年之间创作的一系列简短作品中的一个,这个系列的作品利用视觉,文学和口述历史的表现形式,表现了女性与动物的关系。史密斯对描述集体性共享的神话的叙事最感兴趣,其中包括民间故事,圣经故事和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然而这些曾经耳熟能详的故事又被重新分割并相互融合,形成新的意义和关联。

与自然的亲密关系

这段时期史密斯(Smith)的许多作品都描绘了一位女性主角,她以小红帽和巴黎守护神圣吉纳维耶夫(Sainte Geneviève)为原型。吉纳维耶夫被经常与亚西西的圣方济各联系起来,因为她与动物的亲密关系,尤其是驯养狼的能力。
奇奇·史密斯,《着迷》,2001,青铜制品,67-1 / 4 x 62 x 26-1 / 2英寸(170.8×157×66.7cm),第3版,©奇奇·史密斯
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着迷》,2001,青铜制品,67-1 / 4 x 62 x 26-1 / 2英寸(170.8×157×66.7cm),第3版,©Kiki Smith
该系列的其他作品还包括《吉纳维耶夫和五月狼》(青铜雕塑,一个站立的女性形象平静地拥抱着狼),和《着迷》,这个作品也许与《小红帽》更接近,因为它描绘了一个女人从卧倒生物的肚子里出来。
然而,在《和狼躺着》中的人与狼似乎看起来是在更亲密地拥抱,因为狼亲切地紧挨在裸女的怀里。女子以抚慰的姿势将自己包裹在动物身上,手指抚摸着耳朵下方和肚子侧面的柔软皮毛。狼的野性得到了驯服,两个人物感觉漂浮在绘制他们的纸的表面的抽象空间中,看起来都像是在保护着对方。史密斯(Smith)用一种柔情灌输了一个通常很暴力的故事,这就是她整体美学的特征。

女权主义叙事方法

一些批评家认为,史密斯(Smith)对小红帽和圣吉纳维耶夫的重新诠释展现了一种带有女权主义色彩的流行民间故事。因为史密斯将“女性”置于自然世界之中,更重要的是,因为她在结构层面上使用了将两种叙事被分割和结合​​的方式。为了建立新的故事情节,史密斯(Smith)从不同的来源“借来”东西,她证明了视觉图像与其多重参照之间的不稳定关系,并采取了归功于女权主义对历史重写的叙事风格。
正如策展人赫莱茵·波斯纳(Helaine Posner)解释的那样:“史密斯并没有像传统的那样将它们呈现为捕食者和被捕食者,而是将这些角色重新想象为伴侣,目的和地位都平等。” “捕食者”和“猎物”之间的区别可能被认为是人类关系中权力等级的隐喻,传统上是按照性别,种族和阶级来划分的。由于父权社会通常赋予男人更多权力,同时要求女人顺从或依赖,因此我们可以将史密斯艺术中的这种“颠覆”视为反对这种不平等现象的政治声明。她的作品所描绘的艺术叙事是反传统的,通过这么做,史密斯维护了一个关键的女权主义立场,主张表达多种含义。

“在花园里漫步”

“我的职业生涯不再是线性的。几年前,故事线或者说叙述分裂了……” *
与《和狼躺着》一样,史密斯的几幅作品都融合了她在职业生涯中积累的各种主题和图案。这位艺术家不断地重新想象她在过去的作品中使用过的借喻,结果她的创作似乎并没有在离散的艺术阶段中得到发展。相反,她分周期地工作。她将自己的职业描述为蜿蜒或“在花园里漫步”。
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成长于一个充满生机的艺术家庭。她的父亲是雕塑家托尼·史密斯( Tony Smith),母亲是歌剧演员珍妮·劳伦斯·史密斯(Jane Lawrence Smith)。她饱含感情地谈到了她在新泽西州南奥兰治成长时居住的维多利亚式房屋,以及这栋房子如何作为具有自己记忆和对过去的索引的历史文物,吸引着她年轻的想象力。“家”的概念一直是她实践的核心,她把它比作人体,这一主题在她的作品中无处不在。家庭性,脆弱性以及手工艺和民间艺术的简陋材料在她的作品中十分突出。

卑贱与人体

尽管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的早期作品与1980年代的合作和激进主义艺术界保持一致,但她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以对人体的亲密探索,通常是通过致敬西方艺术中的雕像传统的真人大小的雕塑,而闻名。
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血池》,1992,蜡,纱布和颜料,42 x 24 x 16 英寸 ©Kiki Smith
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血池》,1992,蜡,纱布和颜料,42 x 24 x 16 英寸 ©Kiki Smith
这些作品强调了人体的脆弱性,并引用了“卑贱”的女性主义理论,该理论认为人体是一个混乱,能渗透的且无边界的系统。例如,《血池》的特征是一个弱小,显然是受侵犯的人物,以胎儿的姿势躺在地板上。这一时期的许多其他作品都带有体液或受伤痕迹。

神秘主义与神话传说

在整个1990年代,史密斯都选择拥抱她的宗教教育,创作出具有宗教性的,空灵的和明显更具装饰性的作品。 尽管这些主题仍然与人体紧密相连,但天体的图案和对自然世界的引用却无处不在。作为对人体生育能力,繁殖能力和后天培养的探索,这个向自然环境的转变最终使史密斯对动物及其与我们的联系产生兴趣。
和狼躺着》是对世俗和精神,个体和集体相结合的向往的衍生。
该文章由艾丽森·杨(Allison Young)撰写
*如克里斯托弗·里昂(Christopher Lyon)所著的《自由落体:奇奇·史密斯在她的艺术中》中所引用。赫莱茵·波斯纳(Helaine Posner)和克里斯托弗·里昂(Christopher Lyon),纽约:莫纳赛里出版社,第37页。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