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旺吉·穆图(Wangechi Mutu), 《捕食咒》(Preying Mantra)

Shawnya Harris博士 著
瓦格希·姆图(Wangechi Mutu), 捕猎咒语(Preying Mantra), 2006, 薄膜综合媒材(布鲁克林博物馆,美国纽约)
瓦格希·姆图(Wangechi Mutu), 捕猎咒语(Preying Mantra), 2006, 薄膜综合媒材(布鲁克林博物馆,美国纽约) 
© Wangechi Mutu, 保留所有权利
艺术家瓦格希·姆图使用拼贴的形式创造了艺术的新世界,通过幻想重新构思了文化。 姆图出生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并在欧洲和美国接受教育。 她的艺术本质上是带有全球性的,显然她也十分享受游走于西方和非西方的文化规范之间,向我们如何看待性别、性向甚至文化认同提出疑问。
瓦格希·姆图的艺术创作形式包括视频、装置艺术、雕塑和综合媒材拼贴。 她的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之一是非洲(尤其是在她的故乡肯尼亚)的殖民统治暴力。 她的创作融合了女性的身体,尤其是一种幻想中的“非洲人”的身体,这种女性的身体形象在全球范围内遭受了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
姆图拼贴画的碎片来自包括时尚杂志、色情作品、医学文献甚至是《国家地理》这样的热门杂志。 她的拼贴画的灵感可以追溯到德国达达主义艺术家汉娜·霍克(左下)和美国艺术家罗马尔·比尔登(右下)的早期合成照片。 姆图十分欣赏比尔登使用拼贴画的方式——它强调了爵士乐中的社区和非裔美国人的传统,而霍克合成照片中的拼贴图像反映了姆图对打破社会常规的艺术的兴趣。 姆图创造了一个空间,用于探索关于“非洲人”和女性的知情意识,它们融合了这些艺术家的技术,但也形成了一个新的视觉表达语言。
左:汉娜·霍克,《用达达餐刀切切除德国最后的魏玛啤酒肚文化纪元》,拼贴画,综合媒材,1919-1920(新国家艺术画廊,德国柏林);罗马尔·比尔登,《葫芦》,1970,拼贴画(国会图书馆,美国华盛顿)
左:汉娜·霍克,《用达达餐刀切除德国最后的魏玛啤酒肚文化纪元》,拼贴画,综合媒材,1919-1920(新国家艺术画廊,德国柏林);罗马尔·比尔登,《葫芦》,1970,拼贴画(国会图书馆,美国华盛顿)
捕猎咒语 集中表现女性的主观性、异国风情和混杂性——这包括概念和意象两个方面。 混杂性(Hybridity)是后殖民研究中经常使用的一个概念。 它描述了殖民地文化和殖民者文化相互混杂的状态,催生出一个包含更新且具有分裂性的文化认同的第三空间。 非洲殖民主义发源于十九世纪的非洲东部,它通过严格的军事和行政控制手段,强行夺取了非洲人的权力,从而使欧洲国家受益。 随着殖民主义在二十世纪中叶逐渐衰落,其他社会和政治问题也出现了。这段复杂的历史和本世纪末出现的女权问题等塑造了姆图的艺术作品。
瓦格希·姆图(Wangechi Mutu), 捕猎咒语(Preying Mantra)(局部), 2006, 薄膜综合媒材(布鲁克林博物馆,美国纽约)
瓦格希·姆图(Wangechi Mutu), 捕猎咒语(Preying Mantra)(局部), 2006, 薄膜综合媒材(布鲁克林博物馆,美国纽约)  © Wangechi Mutu, 保留所有权利
在姆图的 捕猎咒语 中,一个雌性动物似乎斜倚在布满树木或树枝的几何图案毯子上。毛毯类似于库巴(Kuba)布(库巴人创造的传统织物)。这个形象的双腿紧紧地交叉在她的面前,右手放在头部的后面,好似在凝视着观众,她的头部被圆锥形的冠状物所覆盖。她放松的姿势掩藏在皮肤下,她的皮肤看起来像阳光一样斑驳,映出了树叶的颜色。就像女性的身体一样,树象征着许多文化中的人的起源的神话,包括姆图的祖先——肯尼亚的基库尤人。她的左手拿着一条绿色的蛇,它在布满整个画面的毯子上歇息。蛇与圣经人的起源的故事中的夏娃有关,为姆图绘画作品的主角提供了另一种文化渊源。树木蕴含着女性的形象,强化了历史和神话、非洲和非洲以外文化神话以及自然与非自然现象之间的联系。
瓦格希·姆图(Wangechi Mutu), 捕猎咒语(Preying Mantra)(局部), 2006, 薄膜综合媒材(布鲁克林博物馆,美国纽约)  © Wangechi Mutu, 保留所有权利
瓦格希·姆图(Wangechi Mutu), 捕猎咒语(Preying Mantra)(局部), 2006, 薄膜综合媒材(布鲁克林博物馆,美国纽约)  © Wangechi Mutu, 保留所有权利
标题 捕猎咒语 使人想起螳螂——一种类似于穆图拼贴中的主角的昆虫,因为她的双腿明显弯曲着。作为食肉昆虫,螳螂会伪装自己以适应周围的环境,用大腿缠住猎物。在交配过程中,雌性可以为了交配而吃掉同类——即将其顺从的另一半吃掉。这种意象和自然现象的联系产生了明显的辨识度。除了暗含螳螂的意象,姆图该作的标题“捕猎咒语”也很容易让我们浮想联翩,暗示着主人公可能是一个受到一个“咒语”影响成为了“猎物”。姆图创造了自然的、甚至原始的虚构环境,她邀请观众探索非洲女性身体的固有偏见——她将这些偏见,从西方审美标准的角度,以明显的性暗示、危险和美学异构的形式表现,是观众着迷的同时也引发他们的思考。鉴于这幅拼贴画的元素来源于西方世界流行文学中的社会文化文献,作品的主人公也许是在捕猎观众的恐惧和欲望。
Shawnya Harris博士 著

更多资料:
Trevor Schoonmaker, Wangechi Mutu: A Fantastic Journey (杜克大学Nasher艺术博物馆,南卡罗莱纳,2013)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