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库斯科城

现代库斯科城,远眺阿玛斯广场,摄影:Michael 和 Kristine Senchyshyn (CC BY-NC-SA 2.0)
现代库斯科城,远眺阿玛斯广场,摄影:Michael 和 Kristine Senchyshyn (CC BY-NC-SA 2.0)
库斯科的海拔惊人,约11200英尺(3400 米),它不仅仅是塔瓦廷苏的首都(意为“四分之国”,是印加的母语克丘亚语中印加帝国的名称)。它也是 宇宙之轴 —一切存在的中心—反映了印加的力量。这个城市分为 哈南(上层或高层)和 哈里因 (下层)两部分,将印加社会的社会组织分为上下两部分(社会分化)。库斯科又进一步划分为四部分,以反映帝国的四个部分,这些地区的人们居住在城市的各自区域。这样一来,这座城市就成为了整个印加帝国的缩影,也是印加统治者彰显其塑造和统治帝国的力量的一种方式。 一些学者认为这座城市是有意规划的,以使它的形状类似美洲狮,这是印加力量的象征,不过这个观点尚未定论。
十二面石,库斯科, 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CC BY-NC-SA 2.0)
十二面石,库斯科, 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CC BY-NC-SA 2.0)
库斯科的砖石墙显示出对那里的人对石头十分善用,如果适当地组织它们,不同形态的石头就可以紧密结合在一起。每块石头都经由工具稍事磨改,然后一块挨一块砌起来,最后形成侧面形态各异的墙体,例如哈图恩鲁米约克街的墙壁上著名的十二面石。每块石头的一些侧面略微外凸,另一些则稍稍内凹,以便石头嵌合在一起,同时仍然保留少许活动空隙。在地震活跃的区域,可以稍稍移动这个能力很重要,它可以保护墙体免受地震的影响。
这个城市有很多热闹的世俗生活和宗教活动。不仅印加统治者及其贵族居住在库斯科,来自帝国各个地区的地方领导人也住在这里——他们通常是被迫的,这样做是为了控制他们的属民。女孩和年轻妇女从整个帝国被选取到首都作为隐居的 阿克拉(“神选之女”):为神灵和贵族编织精美的布,为宗教仪式制造玉米啤酒(吉开酒),在神社中供神,并且在某些情况下会在婚礼时赠送给受到偏爱的印加人。年轻人也被带到库斯科,在印加文化中接受教育和成长。当他们返回家园时,他们将成为印加传统和力量的珍贵的倡导者。除了原本保存在首都的印加诸神和祖先木乃伊外,还有被俘虏的各族人民的神灵,都被带到首都,作为控制其信徒的另一种手段。

库里堪察

库里堪察遗迹,西班牙殖民时期的教堂和圣多明各修道院内的印加石墙,库斯科,秘鲁,公元 1440年
库里勘察遗迹,西班牙殖民时期的教堂建筑和圣多明各修道院内的印加石墙,库斯科,秘鲁,公元1440年,作者供图 (CC BY-NC-SA 2.0)
在 库斯科的 哈里恩 的中心是库里堪察(“黄金宫”),它是印加人至高的神殿,供奉太阳。尽管印加人有许多神灵,但他们声称自己从太阳降临,他们称太阳为印第,并将太阳崇拜置于首位。库里堪察是帝国的中心,有无形的线从那里发散,称为 赛克斯 ,将其与整个库斯科山谷的神殿相连。丽贝卡·斯通将 赛克斯 称为“景观日历和宇宙图”,因为神殿也是时间的标志,全年都有不同的贵族家庭去往 赛克斯 体系周围的神殿中举行仪式。
在被征服之后,库里堪察成为众多转化为基督教圣地的神殿之一。圣多明各的修道院和教堂建在原始神殿的周围和顶部,将旧结构合并到新建筑中,其方式在今天看来显得有些奇怪。从内部和外部仍然可以看到老庙的一部分,与西班牙巴洛克式的建筑特色交替出现(参见上图)。
库里堪察原本是由第一位皇帝帕查库提·印加·尤潘基进行了翻修,此前这位国王由于有了一些神秘经历启示,被宣告为神圣的国王。 库里堪察的所有门廊,窗户和壁龛都是独特的印加梯形形状,门廊呈双斜角(见下图),表明了这个建筑物的重要性。
双斜角门,库斯科, 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CC BY-NC-SA 2.0)
双斜角门,库斯科, 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CC BY-NC-SA 2.0)
库里堪察的特殊砖石被保留在最重要的建筑物上,因为它比常规的印加石材加工更为耗时。
人们没有选择将每块石头装配成一个单独的形状,做出一个看起来不规则的表面,而是将它们塑造成为均匀的矩形,并将表面抛光。然后,在墙壁上覆盖着金箔,反射阳光发射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以示神殿对印第的虔诚。但是,宏伟闪耀的外观并不是这个建筑奇观的最特殊的地方。在其内部,有一个微缩的复制品,它是一个由金,银和珠宝制成的花园,内有人物,动物和植物的形象。 库里堪察的宝物在1532年西班牙人征服之后,于城市掠夺中被抢走,并因其稀有金属的材质而被融化。

萨克塞瓦曼

萨克塞瓦曼,库斯科,秘鲁,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 (CC BY-NC-SA 2.0)
萨克塞瓦曼,库斯科,秘鲁,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 (CC BY-NC-SA 2.0)
萨克塞瓦曼,库斯科,秘鲁,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 (CC BY-NC-SA 2.0)
萨克塞瓦曼,库斯科,秘鲁,公元1440年至1540年,作者供图 (CC BY-NC-SA 2.0)
萨克塞瓦曼从西北俯瞰库斯科市。带有锯齿形墙壁的结构被认为是一座堡垒,尽管关于它如何以这种体量来发挥作用仍然存在许多疑问,并且其某些功能的目的尚未有定论。正如让·皮埃尔·普罗岑提出的那样,征服之时它可能还未完成,或者部分结构尚不完整。如左图所示,用来建造它的石头比库斯科的街道和房屋所用的石头大得多。石头是需要相当大的人力开采和运输的,这些人力是来自 密塔 ,或者说劳役税。印加帝国所有健全的人都需要服役。
Sarahh Scher博士 著

更多资料:
Carolyn Dean, A Culture of Stone: Inka Perspectives on Rock, (Durham, NC: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10).
Rebecca Stone, Art of the Andes: From Chavín to Inca(New York: Thames and Hudson, 2012).
Jean-PierreProtzen, “The Fortresse of Saqsa Waman: Was It Ever Finished?”, "Ñawpa Pacha: Journal of Andershias Archaology, no. 25/27 (1987), pp. 155-75.
Rebecca Stone-Miller, Art of the Andes: From Chavín to Inca (New York: Thames and Hudson, 2012).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