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 秘鲁, c. 1450–1540。左边可见梯田。作者摄影
马丘比丘, 秘鲁, c. 1450–1540,
作者摄影 (CC BY-NC-SA 2.0)

皇家地产

马丘比丘通常被描述为“神秘的”,但实际上,其构造和用途已为人们所知。 它是15世纪中叶,作为第一个印加皇帝的皇家庄园而建的,位于山鞍上,俯瞰着乌鲁班巴河(在现代秘鲁)。该位置距离印加首都库斯科约三天步行路程,海拔要低3,000英尺(7,972英尺/ 2,430米),气候宜人。 它原本是印加皇帝和他的家人举行盛宴、举行宗教仪式和管理帝国事务的地方,同时也确立了在他死后他的后代将继续拥有这片土地。 选择该地点是因为其与安第斯山脉景观的关系,包括到其他山峰的视线;这些山峰称为 阿普斯 ,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整个安第斯山脉的祖先神灵。 该遗址含有精英阶层及其家臣和维护人员的住所,宗教神社,喷泉和梯田,以及有雕刻的岩石露头,这是印加艺术的标志性元素。

建筑

马丘比丘, 秘鲁, c. 1450–1540。左边可见梯田。摄影: 马克斯·赖瑟(Max Reiser) (CC BY-NC-ND 2.0)
马丘比丘, 秘鲁, c. 1450–1540。左边可见梯田,
摄影: 马克斯·赖瑟(Max Reiser) (CC BY-NC-ND 2.0)
该地点的特色是从房屋到露台的建筑,都是通过小心地将单个石头相互贴合而建造的。梯田早在印加人之前就已经是高原农业的一个常见要素。 它们增加了可耕地表面,并通过在山地陡坡修建墙式台阶来减少水土流失。 这样每一阶都可以种植作物。 修梯田是因地制宜,为皇帝及其随行人员在访问期间提供了一些食物,也能生产具有重要仪式意义的玉米作物。 更多的粮食来自山脚下的富饶土地,这些土地也属于帕查库特克及其家族。
石渠,马丘比丘,秘鲁, c. 1450–1540
石渠,马丘比丘,秘鲁,
c. 1450–1540, 摄影: 爱德华多·扎拉特(Eduardo Zárate)
(CC BY-ND 2.0)
遗址上的水处理工程很重要,有一条石渠系统贯穿马丘比丘,将雨水与遗址附近的泉水排出。其中部分水则被引入石泉之中。石泉一共有十六座,自高往下在遗址上分布。第一个被放置在皇帝的院门外。石泉是以围墙建造的,可能是为了给皇帝创建一个可以进行仪式性沐浴的地方,这也与他作为圣王需要执行宗教仪式有关。
主要建筑物的结构是印加贵族建筑的典型。 墙壁上是用形状不同的石头密切相连建造的,而不是被加工成形状类似的单元。 这是通过长期利用工具手工对石头逐渐整形,以便每块石头都能独特的和周围的石头紧密结合。 每块石头都有些侧面略有突出,有些面有轻微凹陷, 把他们套接在一起,在这个地震活跃的地区起到减震的效果。 外表面被磨平,这样墙就有一个错综复杂的镶嵌图案。 大多数房子都有木头和茅草屋顶。入口的形状是一种独特的印加式梯形,而不是长方形。 这种梯形形状也用于建筑物墙上的壁龛和窗户。 为下等人或次要活动造的建筑物使用粗糙的技术,其中没有花时间给石头整形。
石墙和梯形窗户,马丘比丘,秘鲁, c. 1450–1540, 摄影:吉尔/蓝月光工作室(Jill /Blue Moonbeam Studio) (CC BY-NC-ND 2.0)
石墙和梯形窗户,马丘比丘,秘鲁, c. 1450–1540, 摄影: 吉尔/蓝月光工作室(Jill /Blue Moonbeam Studio) (CC BY-NC-ND 2.0)

人口和社会动态

皇帝及其随从只在一年的部分时间住在马丘比丘。 长期居住在那里的大多数人是 亚纳科纳斯 (仆从)和 米提每斯 (有义务迁移到他们该去地的殖民者)。来自马丘比丘的坟墓的证据表明,许多 亚纳科纳斯 是工匠,包括金属匠,来自全帝国各地。 能够指挥全帝国百姓并迫使他们为印加贵族工作是帝国势力的一种体现。 马丘比丘的建筑物清楚地显示了该地的社会阶层分区,大多数地位高居民的住宅集中在东北部。 皇帝本人生活在该地西南部的一个单独的大院中,表明了他作为统治者的独特地位。 天文台(下)紧邻皇家官邸,显示精英、宗教仪式及天文观测之间的关系,包括帕查库特克自称既是太阳神的后裔(在印加叫做 印替 ),他自己也是太阳神。
天文台俯视图,马丘比丘, 秘鲁, c. 1440-1540, 摄影: 史蒂文·特雷弗(Stephen Trever)
天文台俯视图,马丘比丘, 秘鲁, c. 1440-1540, 摄影: 史蒂文·特雷弗(Stephen Trever)(CC BY-NC-SA 2.0)
皇家的责任之一就是举办仪式以维系和主宰现实的超自然力量的关系。在马丘比丘有很多庙,显示帕查库特克及其家人在帝国的宗教活动中作用大,这样能加强其统治地位。

天文台

这座建筑也被称作太阳圣殿,以对应其独特的形状。 它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一个上方弯曲的石头围墙,带有窗户和壁龛, 和下面的洞穴,带有以砖石扩建的更多的壁龛。 对天文台上部墙的窗户所作的修改表明,这些窗户被用来计算6月份的夏至, 以及昴宿星座和其他重要星座升起的第一个早晨的日子。 围墙下的洞穴可能是表示在印加神话中的地狱, 使天文台成为一座既体现了当时天地的观念又能进行星象观测的建筑物。

因蒂瓦塔纳(拴日石)

因蒂瓦塔纳(拴日石),马丘比丘,秘鲁,c. 1450–1540, 作者摄影 (CC BY-NC-SA 2.0)
因蒂瓦塔纳(拴日石),马丘比丘,秘鲁,c. 1450–1540, 作者摄影
(CC BY-NC-SA 2.0)
因蒂瓦塔纳(“拴日石”)是位于该地仪式区内的一块雕刻的巨石, 在广场以西。 雕刻的巨石是印加人与大地关系的一部分,也表示对某地貌居住着超自然力量的信仰。 在印加帝国的中心到处可以找到这种雕刻的巨石。该石头的名字指的是它被用来全年追踪太阳的轨迹,功能类似于天文台,可用来确定何时举行宗教活动。
Sarahh Scher博士 著

背景故事

鉴于其作为全球和秘鲁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马丘比丘最近已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既要从该场址得到文物,又要保护现有建筑结构不受环境和人类活动所损害。
马丘比丘隐藏在丛林中,自16世纪以来只为当地人民所知, 于1911年被耶鲁大学南美历史教授希拉姆·宾厄姆三世发现。 除了该地的建筑外,他和他的团队还发掘了数千件艺术品,包括陶瓷、工具、珠宝和人类骨头等。 根据当时与秘鲁政府达成的协议,他被准许将艺术品带回耶鲁。 该协议规定,可以在耶鲁研究文物,条件是任何时候都可以要求将他们送回秘鲁。 自那时以来,大部分文物都放在耶鲁皮博迪博物馆。
秘鲁在上个世纪多次要求归还这些文物, 经过在美国联邦法院的一场官司和秘鲁总统的干预 2010年最终确保它们回归秘鲁。根据 皮博迪博物馆的网址,
为了表示友好并基于承认马丘比丘对库斯科人民和秘鲁民族有独特的地位, 耶鲁同意将宾厄姆1912年在马丘比丘挖掘出来的文物归还秘鲁。 这是以外交方式解决耶鲁大学与秘鲁政府之间争端的基础。 2010年11月23日与秘鲁政府达成的谅解备忘录正式确定了这一协定,而2011年 2月11日与库斯科大学(UNSAAC)签署的第二项谅解备忘录,并于2011年和2012年从皮博迪博物馆送回马丘比丘的文物。
该协定促成耶鲁和库斯科大学(UNSAAC)之间持续合作研究,并为文物归还的努力能够创造前景广阔的合作机会设立了一个典范。
马丘比丘本身现在也是政府关注的重点,因为当局试图应付大量游客及其对该遗址的影响, 并对可能威胁到该历史景观的环境和农业因素加以控制。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
马丘比丘的历史遗址保护区代表了最伟大的艺术、建筑和土地使用方面的成就,以及印加文明最重要的有形遗产。…前往马丘比丘历史遗址保护区的游客人数大幅增加,必须有一个相应的配套管理系统。…运输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和安排,以及 旅游业吸引的游客和新居民的卫生和安全条件的维护,都要求高质量和长期的解决办法。 这些问题需要得到持续关注。
秘鲁政府最近建立了一个票据系统限制游客人数并要求他们每日预定访问该遗址的时间段及支付费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仍然警告说:
长期以来担心一直存在,即因为伐木、砍柴等商业植物收集活动,不当垃圾管理,偷猎,农业侵占..., 引进物种和水污染..., 该地区的过度开发...等原因造成生态系统退化。需要持续努力维护环保, 遵从有关法规和规划,以防生态系统继续退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出,鉴于多家机构参与规划和保护马丘比丘, 为该遗址制定一个适当的总规划是一项持续的挑战。 马丘比丘只是世界上许多这类世界遗产中的一个,这些遗址正在面临游客增加带来的威胁。每个人都能受益于参观这些宝贵遗产的经验,而为子孙后代保护它们也很必要,这两者存在冲突。
背景故事由Naraelle Hohensee博士撰写

更多资料:
理查德·伯格和露西·萨拉查,马丘比丘: 揭开印加人的神秘面纱 (纽黑文: 耶鲁大学出版社, 2004)
卡罗琳·迪恩(Carolyn Dean),石文化:印加岩石艺术 (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杜克大学出版社, 2010)。
露西·萨拉查(Lucy C. Salazar), "马丘比丘: 云雾森林里的神秘皇家庄园," 摘自 马丘比丘 : 揭开印加人的神秘面纱, 由理查德·伯格和露西·萨拉查编辑 (纽黑文: 耶鲁大学出版社, 2004)。
露西·萨拉查(Lucy C. Salazar),“马丘比丘的沉默的大多数,” 摘自 印加权力体现的多样性:在邓巴顿橡树图书馆的一次座谈会纪要, 1997年十月18至 19日,由理查德·伯格,克雷格·莫里斯,拉米罗·马托斯·门迪埃塔,乔安妮·皮尔斯伯里,及杰弗里·奎特编辑 (华盛顿特区;[麻省剑桥]:邓巴顿橡树研究图书馆与馆藏;哈佛大学出版社发行,2007)。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