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犹太历史——到中世纪

来自开罗本·埃兹拉犹太教堂摩西神殿的木板,11世纪,胡桃木制,上有颜料和镀金,87.3 x 36.7厘米(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木板上的藤蔓和菱形图案受到了伊斯兰艺术的影响。
来自开罗本·埃兹拉犹太教堂摩西神殿的木板,11世纪,胡桃木制,上有颜料和镀金,87.3 x 36.7厘米(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木板上的藤蔓和菱形图案受到了伊斯兰艺术的影响。
在犹太人的历史中,与非犹太人的互动都是形成犹太文化和特点的重要部分。早期的以色列人在圣殿供奉牲畜,而其他黎凡特人也都有自己当地信仰的神明。

大流散

虽然没有考古证据,但希伯来圣经记载了一座由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修建的圣殿,约在公元前10世纪左右。圣经也记载了五百年后圣殿被巴比伦人摧毁的场景。自从圣殿被毁后,犹太人散布到了黎凡特和美索不达米亚各地,创造了多元的文化。犹太教学者意识到,有必要将他们口头传诵的文化记录下来——这直接造成了后代对于许多犹太法律的争论和不同的理解。最知名的犹太教学者是希勒尔(公元前70年到公元10年)。希勒尔开创了对于希伯来圣经的灵活的解释方法。自此之后,对于犹太教教义的理解开始融入到社区宗教仪式中。
一个世纪后,一些犹太人回到了以色列,并修建了新的圣殿。公元70年,罗马攻陷耶路撒冷时,犹太人流散到了北非、中东和地中海各地。这次犹太人在以色列之外的广泛散布被称为大流散。

中世纪

在大流散时期,犹太人在穆斯林和基督教群体为主的地区都曾生活过。虽然不同地区之间也有区别,但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区别是尤为显著的。先祖能够追溯到中欧和东欧地区的犹太人现在被称为阿什肯纳兹人,而来自伊斯兰世界的则被称为塞法迪人。不过,正统的塞法迪犹太人的祖先一般可以追溯到伊比利亚半岛,而来自历史上被穆斯林占领的中东和北非地区(分别称为麦兹拉西和马格里比)的犹太人由于和塞法迪人的文化习俗相近,常常被和他们混为一谈。直到1960年代,犹太人开始从伊斯兰地区移民到欧洲、美国和以色列时,这些名称才开始被广泛使用;而在全球层面上,这些区别直到二战后才开始具有实际意义。
无论是在阿什肯纳兹还是塞法迪社区中,中世纪的犹太人都必须向当地政府交税以获得社区自治权。当他们开始学习当地的方言时,他们也同时吸收了他们邻居的建筑、音乐、烹饪和文学。
白色圣玛利亚教堂
白色圣玛利亚教堂,前犹太教堂,西班牙托莱多。建于1180年,可能是欧洲现存最古老的犹太教堂。目前作为博物馆归天主教会所有和保护(照片:
Nik McPhee(CC BY-SA 2.0))
基督教为主的地区的犹太教堂大多外表朴素,但内部装饰华丽。而穆斯林地区的犹太教堂则模仿了伊斯兰建筑的圆顶和拱形结构,例如西班牙托莱多的白色圣玛利亚教堂,或是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犹太大教堂。
在欧洲,对犹太人的迫害开始于罗马皇帝康斯坦丁改信基督教。在十一到十二世纪,十字军暴徒在整个欧洲屠杀犹太人。十字军指责犹太人钉死了耶稣,并进一步指责犹太人在以宗教名义谋杀基督教儿童,这一事件后来称之为血祭诽谤。
十字军希望从穆斯林手中抢走圣地,但穆斯林们远在他乡,于是居住在欧洲的犹太人成为了他们可以轻易迫害的目标。十四到十五世纪,西班牙的犹太人经历了暴力的反犹太运动:西班牙宗教法庭强迫犹太人改变宗教信仰,并将许多犹太人驱逐出了伊比利亚半岛。
腰带配饰(也门),背面没有花纹,除了一个刻有穆斯林统治者名字——伊玛目·曼苏尔·侯赛因和日期的阿拉伯印章,以及希伯来银匠的的名字——雅亚·塔依卜。
腰带配饰(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背面没有花纹,除了一个刻有穆斯林统治者名字——伊玛目·曼苏尔·侯赛因和日期的阿拉伯印章,以及希伯来银匠的的名字——雅亚·塔依卜。
相比之下,伊斯兰地区的犹太人生活更加平静。在穆斯林聚居区,犹太人被称为“齐米”—圣书中提到的人。不像在基督教信仰地区,犹太人并不是当地唯一的非穆斯林居民(还有基督徒、拜火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等等)。犹太人可以参与经济活动,而且可以自由举行他们的宗教仪式。在中世纪,犹太人与非犹太人之间经常进行贸易和交流,他们在艺术、音乐和饮食习惯等方面的相似性都证明了这一点;但他们的社区生活还是基本分开的——犹太人的饮食教规规定他们要有自己的屠夫、面包师、甚至酿酒人;每周的安息日导致犹太商人和农民在其他人还在工作时暂停工作;而且犹太教规禁止跨宗教通婚,进一步加剧了犹太人和邻居们之间的边界感——这种边界后来导致了与外界完全隔离的犹太人聚居区。
本文由Jessica Hammerman博士,Shaina Hammerman博士撰写

更多资料:
丹尼尔·博亚林,《边界线:犹太基督教的划分》(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出版社,2004年)。
以利沙娃·卡莱巴赫,《分裂的灵魂,1500-1750》(纽黑文:耶鲁大学出版社,2001年)。
罗伯特·查赞,《中世纪西方基督教的犹太人:1000-1500年》(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
马克·R·科恩,《新月与十字架下:中世纪的犹太人》(普林斯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1994年)。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