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兰马多(Nan Madol):“物体之间的空间(In the space between things)”

比利·里斯伯格博士(Dr. Billie Lythberg)著
兰马多(Nan Madol),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Pohnpei),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 smwd0030, CC BY 2.0)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有时,艺术和建筑让我们重新思考什么在过去是可能做到的以及我们的祖先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兰马多已经废弃的
首都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它位于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波纳佩岛东海岸附近的环礁湖处。[1]兰马多曾经是德洛尔(Sau Deleur,Sau意为酋长 )王朝统治者的政治和仪式中心(约1100-1628年)。它分布在200英亩的土地上,是一个由近100个直线型人工小岛组成的复合体,据说这片土地上曾有多达1000人居住。从13世纪到17世纪,不到30000的人口建起了
珊瑚礁结构。它的总重量估计为750000公吨。考古学家Rufino Mauricio试图让我们理解这庞大的数字意味着什么。他解释说这代表四个世纪以来波纳佩人每年平均移动了1850吨的玄武岩——没有人清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2]
兰马多的玄武岩结构,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ajdemma, CC BY-NC 2.0)

令人震惊的人力

兰马多专家Mark McCoy认为石头的化学性质与它们来自于岛的另外一面有关。[3]兰马多的建立者设法从波纳佩岛另一侧索克斯( Sokehs)的一个地点采集了大块玄武岩。他将它们运输到位于兰马多地基的25英里以外的位于水下的珊瑚礁处。在那里,他们使用绳子和杠杆将之堆叠在交叉的构造中,制造出高于地平面的平台、典礼场地、住宅、墓地和教堂地下室。它们没有使用任何灰泥或混凝土,只依靠每根基柱的位置和重量,再加上小的珊瑚填充物来将每个构造固定在原地。
兰马多的墙的细节,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 Joyce McClure, CC BY-NC-ND 2.0)
在如此广阔的时间和空间内移动这些材料所需的人力展示了波纳佩岛统治者惊人的实力与权力。这也证明了兰马多拥有能够支持繁忙劳动力的生态和经济体系。

神圣的历史

有时,口述历史能够以当今科学无法复制的方式解释人类非同寻常的成就。兰马多的口述历史中包含了大鸟或巨人将玄武岩移动到各个位置的内容。其他的说法则是奥洛索帕(Olosohpa)和奥洛希帕(Olosihpa)这对双胞胎巫师用魔法创造了一个朝圣的场所。除了这些关于造物的传说外,代代传承的兰马多口头历史在不少方面都有考古证据佐证。例如,口头历史描述了一系列为了允许鳗鱼从海洋进入该城市而进行的运河建造的故事。据说伊德岛(Idehd)上的一口水井中藏有一条象征海神的鳗鱼,而牧师们则将经过特殊方式饲养和烹饪的海龟的内脏喂给它。运河系统的痕迹以及伊德岛上海龟遗骸组成的大型贝丘(丘体)都是能佐证这些历史的考古证据。
兰马多的地图(来源: Hobe / Holger Behr, CC0)
虽然我们无法理解兰马多的具体工程,但我们知道在公元900到1200年间高出地面的人工小岛已经开始建造。大约公元1200年,当地举行了第一例隆重葬礼,一名酋长被埋在石头和珊瑚做成的墓中。在这次重要的仪式之后,从公元1200到1600年是一段真正的巨石建筑时期。
西南部的马多帕赫(Madol Pah)是整个综合体的行政中心,而东北部的马多颇韦(Madol Powe)则是其宗教区和埋葬地。该地区包含58个小岛,其中大部分都有牧师居住。最精密的建筑物是皇家埋葬地南达乌瓦斯(Nandauwas),其覆盖面积大于一个足球场。它的墙壁高25英尺,而仅一块基石据估计就有50公吨重。在其它地方,小木屋风格的石墙高度有50英尺而厚度有16英尺,其顶上还有茅草制的屋顶。所有建筑都受到大型防波堤和海墙的保护而不受潮水侵袭。
兰马多的玄武岩结构,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ajdemma, CC BY-NC 2.0)

名字里有什么?

考古学和语言方面的证据表明,某些小岛被专门用于特定活动——达帕胡岛(Dapahu)用作食品制作和木舟制造,裴妮玲岛(Peinering,意为“椰子油制剂之地”),萨文澜岛(Sapenlan,意为“天空之地”)和科恩德瑞克岛(Kohnderek,“跳舞和对死者涂圣水之地”)分别用作其名称所描述的活动。在巴音科特尔岛(Peinkitel)、卡里安岛(Karian)和莱蒙库岛(Lemonkou)可以找到被高墙包围的坟墓。
兰马多,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 CT Snow, CC BY 2.0)

强大的统治者

兰马多既是工程建造上的奇迹又是物流运输的未解之谜,它还是复杂的经济和高度分层的社会的产物,而这一切都由一个叫做德洛尔(即Sau Deleurs,Sau意为酋长)的王朝主宰。这些激励(或是胁迫)波恩佩人民长期从事挑战体能的任务的领袖们到底是谁呢?许多口头历史提到了他们,而这些描述都存在许多可能的解释,但大多数人都同意,许多世纪以来波恩佩族一直处于一系列奥洛索帕(Olosohpa)后裔的酋长(Sau)统治之下。他们开始是温柔的统治者。但逐渐对人民行使了强权并升级为暴政。在他们的统治下,波纳佩人民不仅建造了兰马多的建筑还向桑德洛尔进献贡品和食物,这包括供他们食用的海龟和狗。这段历史时期被称为“德洛尔王的时代”(“Mwehin Sau Deleur”英文为“Time of the Lord of Deleur”)。
王朝最终被文化英雄伊索科勒克尔( Isokelekel)推翻,他在一场伟大的战斗中摧毁了最后一个德洛尔王。在获胜后,伊索科勒克尔将权力分配到三个酋长身上并建立了一个分权统治制度,称为大酋长制。这个制度目前仍然存在。伊索科勒克尔选择在兰马多的裴卡坡(Peikapw)小岛定居。一个世纪之后,他的继任者放弃了该地并在兰马多以外的地方定居。裴卡坡逐渐失去了它的声望,而人口也逐渐减少。但直到1800年代末时这里仍不时举行宗教仪式。
在兰马多发现的艺术品包括石头和贝壳制的工具、项链、手环、“钓钩鱼饵”装饰品、钻孔制成的海豚和果蝠的牙齿、石英晶体、柳叶刀和盘形的珠子项链、陶器、乌龟和狗的食物残余以及用来把卡瓦胡椒(胡椒属)的根加工成仪式饮料的大型磨盘。卡瓦胡椒有轻微的使人镇定、催眠和感到快活的特性。其学名的字面意义是“醉人的胡椒”。大量的个人装饰、食品和卡瓦胡椒证明了兰马多作为密克罗尼西亚东部礼仪中心的重要性。
卡瓦胡椒的叶子(照片: Forest & Kim Starr, CC BY 3.0)

密克罗尼西亚的花园

波纳佩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并因此被称为“密克罗尼西亚花园”。它有肥沃的土壤和大量的降雨,可以促进沿海红树林沼泽地到中部山顶雨林以及环礁湖茂盛的植被生长。这些自然资源可以为建造兰马多这个非凡建筑群的工人提供必要的食物,并提供转移玄武岩的木材。在兰马多种植粮食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在建筑群内可能没有淡水来源——食物和水都是从岛屿内地运来的。
兰马多的墙的细节,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Wayne Batzer, CC BY-NC 2.0)
如果说兰马多的巨石结构令人惊叹,那么被用做建筑原料的玄武岩柱子一样不同寻常。柱状灰色玄武岩是一种火山岩,冷却后自然破裂成扁平的棒状。尽管看起来它是由凿子打造成这样美妙的形状的,但这些六边形或五边形的柱子其实是由很厚的岩浆流冷却后形成的自然裂层。快速的冷却形成了很细的柱子(直径小于1厘米),而慢长的冷却会生成更长、更粗的柱子。建造兰马多的一些柱子长达20英尺、重达80-90吨。 [4]
兰马多,公元13-17世纪,波纳佩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照片: ajdemma, CC BY-NC 2.0)

物体之间的空间

2016年7月,兰马多被宣布为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教科文组织的相关网页介绍:“宏伟的建筑,先进的技术以及对巨石结构的重视都证明了这一时期岛屿上复杂的社会性和宗教习俗。” [5] 它还描述了作为该遗址一部分的水道
如何使得红树林生长过度。
和淤积都对建筑本身构成了威胁。
由于兰马多是在一个珊瑚基底上建成的,因此也被称为“太平洋的威尼斯”。像威尼斯(由117个岛屿组成)一样,兰马多的岛通过潮沟和水道构成的网络相互联接。这些都被包含在了兰马多这个名字的含义中。兰马多意为“在物体之间的空间里”——如同太平洋其他地方一样,在这里水道被称为人和地区的联结而非障碍。水道可以像兰马多的运河一样是区域性的;也可以像太平洋这个地球上最大的水体一样广阔。
在网络地图上放大兰马多有助于我们了解物体之间空间的大小。如果定位到索克斯帕赫(Sokehs Pah),你还可以看到采石场以及用采石场的石头建成的古老首都之间的距离。然后按帧缩放,在惊叹于那些被折叠起来的空间之余,你还会思考是什么促使德洛尔王朝构建这样一个广阔、令人印象深刻、并摄人心魄的建筑以及他们是如何使之付诸现实的。
备注︰
  1. 在科斯雷岛( island of Kosrae)上有另一个略小的首都勒鲁(Leluh),在那也有公元1300-1400年用柱状玄武岩制成的巨石建筑。
  2. Christopher Pala, “Nan Madol: The City Built on Coral Reefs,” Smithsonian.com, November 3, 2009. 兰马多激励了许多猜测性“失落的大陆”的说法以及不少音乐和流行小说。最近它在2016年的电子游戏 文明6(Civilization VI) 中作为文化城邦出现。
  3. “新的研究阐明了古太平洋遗址的更多信息,” RNZ, October 25, 2016。参见Mark McCoy的“Earliest direct evidence of monument building at the archaeological site of Nan Madol (Pohnpei, Micronesia) identified using 230 Th/U coral dating and geochemical sourcing of megalithic architectural stone” 发表于 Quaternary Research, 第86册第3期(2016年11月)第295-303页。
  4. 柱状玄武岩沉积可以在全世界各个地方被找到。但爱尔兰北部的巨人堤道也许是最著名的地点。
  5.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兰马多:东密克罗尼西亚的仪式中心”
更多资料:
“Centres of Power and Monumental Architecture in Micronesia,” in Art in Oceania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3), pp. 58–61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