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戈特弗里德·林道尔(Gottfried Lindauer),塔玛蒂·瓦卡·内内(Tamati Waka Nene)

祖先肖像

我们都知道肖像画是根据祖先绘制的,但是肖像画是否可以成为祖先本身呢?
Gottfried Lindauer, Tamati Waka Nene,1890年,帆布油画,101.9 x 84.2厘米(奥克兰美术馆)
Te Ao Māori(即毛利人的世界)中,他们可以这样做。在上面这幅画——甚至是照片中——有两个重要的方面。它们记录人物形象,并将祖先的存在带入现实世界。换句话说,这幅肖像不仅代表Tamati Waka Nene,而且是他本人的体现。肖像和其他 taonga tuku iho (即祖先传下来的宝物)被精心照看和和崇拜。一个人死亡后,他们的肖像可能会挂在家中的墙壁上和 wharenui (即社区中心的中央建筑物)中,同他有族谱联系的人会与它们交谈,对着它哭泣,人们会非常珍视这些肖像。即使像上图这种保存在奥克兰美术馆中、远离了其家人的肖像,依然有故事流传使它们活灵活现,宛如在世。奥克兰美术馆通过这些肖像与后代的关系 承认这些活生生的联系。当需要复制这些肖像时,画廊会征求他们的意见。此肖像已发布在谷歌艺术项目Google Art Project上,因此我们可以在这里进行查看。

Tamati Waka Nene

毛利人是新西兰的原住民。这幅肖像画的是在赫基昂加( Hokianga)居住的Ngāpuhi iwi(意为部落)的Ngāti Hao人的首领(称为Rangatira),该首领的名字是Tamati Waka Nene,他是一位重要的战争领导人。他可能出生于1780年代,并于1871年去世。他生活的年代是一个新西兰快速变化的时期,当时,第一批英国传教士和定居者抵达新西兰并永久改变了毛利人的世界。Nene是一位精明的领袖和商人,他在1839年转为信仰卫斯理宗并受洗,追随一位赞助了英国圣公会、名为Thomas Walker的英国商人而改名为Tamati Waka。他的这一行为是当时社会变化的代表事例。他一生都因为具有崇高威信或个人能力而受到崇敬。
Tewhatwha(一种武器)上的眼睛(新西兰特有的paua鲍鱼壳制成)(细节),Gottfried Lindauer,Tamati Waka Nene,1890年,帆布油画,101.9 x 84.2厘米(奥克兰美术馆)
在这幅画中,Nene 穿着kahu kiwi,即覆盖着几维鸟羽毛的制作精良的披风,戴着绿石制作的耳环。两者都是珍贵的 taong (意为珍宝)。他手持名为 tewhatewha的武器,羽毛装点着刀刃,精心雕琢的手柄镶有眼睛装饰,所有这些都表明他是有威望的 mana,即具有个人效能感与地位的人。但对国际观众来说,也许他最突出的特点是错综复杂的面部刺青,我们称之为moko

Gottfried Lindauer和他的赞助人

细节,Gottfried Lindauer, Tamati Waka Nene,1890年,帆布油画,101.9 x 84.2厘米(奥克兰美术馆)
Lindauer是捷克艺术家,他于1873年在欧洲经过十年的专业绘画学习后抵达新西兰。他于1855年至1861年在维也纳美术学院学习,掌握了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自然主义绘画技术。当他离开学院时,他开始从事肖像画师的工作,并于1864年建立了自己的肖像画工作室。仅仅十年后,他抵达新西兰并很快结识了一个名叫Henry Partridge的人,后者成为他的赞助人。Partridge委托Lindauer绘制著名毛利人的肖像。三年后的1877年,Lindauer在惠灵顿举办了一次展览。该展览意义重大,显示了Lindauer的绘画能力,他很快受毛利族首领委托绘制肖像。Lindauer根据不同的付款对象收取不同的佣金。他倾向于为欧洲买家绘制穿着毛利族服装的著名毛利人,但如果买家要求,他也会画穿着欧洲日常服装的普通毛利人。他的绘画写实且令人赞叹,具有三维感,能够完美地在光影之间形成对比,从而使得他的绘画对象被黑暗背景衬托。作为他的赞助人,Partridge收集了大量的肖像画,并对正在消失的毛利人的生活方式进行了大量记录。1915年,Partridge向奥克兰美术馆捐赠了62幅藏画——这是世界上最大的Lindauer绘画集。

绘制Tamati Waka Nene肖像画

“新西兰——马霍埃塔希战役,”伦敦画报,1月19日,1861年, 第67页刊登了根据John Crombie拍摄的Tamati Waka Nene的照片印刷的版画
如果你一直留心日期,你会注意到Nene是于1871年去世的,但Lindauer直到1873年才抵达新西兰,直到1890年才开始绘制他的肖像画。Lindauer很可能是根据John Crombie拍摄的一张照片来绘制的。John Crombie接受伦敦画报(上图)委托拍摄了12幅毛利族首领的照片。除了上图,还有几张Nene的其他照片,1934年,另一个以画毛利人著名的画师Charles F Goldie也根据照片画了Nene的肖像画。因此,这些知名的Nene肖像画都并非是根据Nene本人所画,但显然在他人生的后几年,Nene曾坐在照相机前面拍下了那些照片。到1870年,由于摄影方法普及,整个过程都变得更加简便和经济。许多毛利人拍摄了照片,制作成 名片,大致是一张扑克牌的大小,也有些人做出了更大的、明信片尺寸的名片,称作陈列肖像。据说,Lindauer曾经使用过一种叫做实物幻灯机的装置来放大和投影小照片,以方便绘画。
Lindauer没有画很多草图。他直接绘制到已经框起来的画布上,用铅笔在白色背景上描绘绘画对象,然后使用半透明的颜料和油彩。透过他某些作品薄薄的表面,你仍然可以看到铅笔线条的痕迹,这可能证明他勾勒投影图像的做法。但是Lindauer并不只是复制照片。在1870年代,彩色摄影尚未发明——Lindauer利用黑白照片进行工作,并以彩色重新成像。此外,他有时还会用借来的服装和并非属于画中人的珍宝来装饰他的绘画对象。因此,他的某些作品包含艺术干预,而不完全是记录性质的文件。
作者Billie Lythberg博士
更多资料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