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re seeing this message, it means we're having trouble loading external resources on our website.

如果你被网页过滤器挡住,请确保域名*.kastatic.org*.kasandbox.org 没有被阻止.

主要内容

诗琳·娜夏特(Shirin Neshat),《真主的女人系列:反叛的沉默》(Rebellious Silence, Women of Allah series)

该文章由艾丽森·杨(Allison Young)撰写
反叛的沉默(Rebellious Silence) 中,中央人物的肖像被步枪的长枪管所形成的垂直接缝一分为二。步枪大概被置于膝上并紧紧握在手中,但是图像被裁剪成步枪垂直于照片底边,掠过女人的嘴唇,鼻子和前额。女人的眼睛在分割的两边凝视着观众。
Shirin Neshat的摄影作品系列“真主的女人”(Women of Allah)通过西方对穆斯林妇女形象的描绘,以及更亲密的个人和宗教信仰主题,考察了在中东文化格局变化中的女性身份的复杂性。
虽然构图(黑色袍子在明亮的白色背景上的清晰边缘)显得稀疏、标准和对称,但武器造成的裂痕却意味着更剧烈的破裂或精神分裂。它暗示着,一个单一主题可能伴随着内部矛盾以及诸如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美与暴力之类的二元对立。用艺术家自己的话说:“每一个图像,每个女人的顺从凝视,都暗示着表面背后更加复杂和自相矛盾的现实。” [1]
Shirin Neshat,反叛的沉默,真主的女人系列,1994年,B&W RC印刷着色,摄影:Cynthia Preston ©Shirin Neshat, 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和布鲁塞尔
Shirin Neshat,反叛的沉默(Rebellious Silence),真主的女人(Women of Allah)系列,1994年,B&W RC 印刷着色,摄影:Cynthia Preston ©Shirin Neshat(格莱斯顿画廊 Barbara Gladstone Gallery,纽约和布鲁塞尔) 真主的女人 系列作品通过一系列黑白图像来对抗这种“矛盾的现实”。每幅作品都包含四个在西方代表穆斯林世界的表现符号:面纱,枪支,文字和注视。尽管这些符号自9·11起受到特别的指控,但该系列是较早之前创作的,反映了自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以来该地区的变化。

伊斯兰革命

伊朗曾由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ad Reza Pahlavi)统治,巴列维在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国王上台执政,直到1979年波斯君主制被革命者推翻。他的独裁统治不仅因对政治和宗教自由的暴力镇压而著称,还因其沿袭西方文化模式的现代化而闻名。二战后伊朗是英国和美国的盟友,在妇女权利方面取得明显的进步。但是,沙阿政权的统治日趋严苛,革命者们最终废除了君主制,转而支持以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为首的保守宗教政府。
Shirin Neshat1957年出生在加兹温镇(Qazvin)。随着沙阿将妇女的权利扩大,她的父亲也开始优先考虑女儿接受教育的机会,因此这位年轻的艺术家上了一所天主教学校,学习了西方和伊朗的知识和文化历史。1970年代中期,Shirin Neshat离开伊朗去了美国,在加利福尼亚继续学习,而此时的伊朗环境日趋恶化。直到十七年后她回到家乡,发现她所面对的社会与她曾经成长的社会已经迥然不同。

回望过去

伊朗文化变革中最明显的迹象之一就是要求所有妇女在公共场合都要戴着面纱。尽管许多穆斯林妇女认为这种习俗赋予了她们宗教身份的力量和肯定,但戴面纱的习俗在西方人眼中被认为是伊斯兰妇女被压迫的标志。当人们想到伊斯兰革命与美国和欧洲的妇女解放运动在1970年代几乎同时发生时,这种对立和压迫就越发清晰了。Neshat决定在她的艺术作品中探索这个令人烦恼的符号,以调和她自己矛盾的情感。 1991年她回到伊朗后不久就创作了 真主的妇女 系列作品,面纱既象征着自由,也象征着压迫。

面纱与凝视

面纱旨在保护女性的身体,使其免受男性目光的性侵害,但同时也使得女性完全不被看见。在这种情况下,“凝视”成为性,罪恶,羞耻和权力的重要象征。Neshat认同女权主义理论的解释,这些理论解释了在视觉艺术和大众文化中 “男性凝视” 是如何被正常化的:妇女的身体经常在广告和电影中被标榜为欲望的对象,可以被毫无顾忌地观看。许多女权主义艺术家将“以凝视回应凝视”的行为作为一种使女性身体摆脱被物化的手段。在这里,凝视也可能反映出了关于东方的异国情调幻想。例如,在 东方绘画 里,18和19世纪的东方妇女经常被描绘为裸体,被包围在色彩鲜艳,图案丰富的纺织品和装饰品中。妇女的人设就像其他可被拥有的美丽物品一样。在Neshat的作品中,女人以凝视回应,摆脱了数百年来对男性或欧洲人的服从。
Shirin Neshat,身份不明(Faceless),真主的女人系列,1994年,B&W RC公司印刷着色,摄影:Cynthia Preston ©Shirin Neshat(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和布鲁塞尔)
Shirin Neshat,身份不明(Faceless),真主的女人系列,1994年,B&W RC公司印刷着色,摄影:Cynthia Preston ©Shirin Neshat(格莱斯顿画廊,纽约和布鲁塞尔)
系列中的大多数对象都是拿着枪拍摄的,她们有时是被动的,就像 反叛的沉默 中那样,有时又是具有威胁性的,将枪口直接对准相机镜头。当我们想到 “凝视” 这一复杂构思时,脑中会反应出“shoot”一词的双关语意(在英文中,shoot具有射击和拍照双重含义),而且会联想到相机(尤其是在殖民时代)曾被用来侵犯女性的身体。枪除了明显表达了控制的意思之外, 还表达了宗教殉道,作为伊朗革命文化的局外人,艺术家对此感到矛盾。

诗歌

虔诚与暴力、权力与服从之间的对立冲突在每张照片中普遍使用书法的形式体现。不懂波斯语的西方观众会将书法理解为伊斯兰艺术悠久历史中的一种美学符号,参阅 文字的重要性。 作品中的大多数文字来自于女性诗歌和其他女性作品,表达了革命前后的多种观点和时代性,Neshat选择的部分文字本质上代表了女权主义。但是在 反叛的沉默 中,贯穿于艺术家脸部的文字取材自Tahereh Saffarzadeh的诗作 “忠诚与觉醒(Allegiance with Wakefulness)”,这是一篇赞颂受难的信念与勇敢的作品。这张照片反映了上述主题、历史和话语中自相矛盾的本质,既忧郁又充满力量——包含了Neshat作品中众所周知的宁静和强烈的美感。
作为一位敢说敢言的女权主义者和进步艺术家,Neshat知道在保守的现代伊朗展示她的作品是危险的,自1990年代以来她一直流亡于美国。对于西方的观众来说,“真主的女人”系列照片使人们对穆斯林妇女的普遍刻板印象和假设有了更细微的思考,并对社会中对女性声音的压制提出了挑战。
该文章由艾丽森·杨(Allison Young)撰写
[1] Shirin Neshat,“艺术家声明,” 符号期刊http://signsjournal.org/shirin-neshat/(于2015年7月访问)

可汗学院视频播放器

更多资料:

想加入讨论吗?

尚无帖子。
你会英语吗?单击此处查看更多可汗学院英文版的讨论.